新葡萄京官网8455 价格查询 汽车业掀产能清理风暴 对整个行业影响不大

汽车业掀产能清理风暴 对整个行业影响不大

国家发改委、银监会等5部委日前以特急形式联合发出通知,要求各地在一个月内对今年以来亿元级开工项目进行清理,控制固定资产投资增长过快现象蔓延。其中,汽车产业与钢铁、电解铝、焦炭等基础产业一样,成为重点整治目标。通知规定,这类重点项目凡总投资超过3000万元,在未来一个月将受到严格清理。这意味着汽车产业的扩张热度将面临降温。

被戴上“产能过剩”紧箍罩的汽车产业将面临降温。在将对新开工项目的全面清理中,汽车等行业总投资3000万元以上就要清理,成为清理的重点。

8月2日、3日,央视《新闻联播》连续播出评论,阐明上半年以来我国节能降耗形势不容乐观,必须加大力度建设节约型社会。

由于汽车行业项目投资都在3000万元以上,因此今年上半年新开工的汽车项目,几乎无一例外地都被列入这次清查范围。面临这一产能项目的“清理风暴”,刚开始业内确有掀起轩然大波的迹象。但特急通知下达近一个月后,汽车业内反而显得出奇地平静,就是在资本市场汽车股也未受影响,与去年11月汽车产能过剩被发改委首次提出时汽车股应声下跌3%到17%的情形形成极大反差。这究竟是什么原因?

业内认为,由于汽车行业项目投资都在3000万元以上,这意味着上半年几乎所有的新开工汽车项目都将被列入此次清查范围内。汽车行业将在未来一个月掀起产能项目的“清理风暴”。对此,东信证券汽车行业分析师李春波称,目前确实存在一些汽车项目“先斩后奏”的违规情况,但并不严重。

此前,发改委等5部委联合发出特急通知,要求各地在一个月内对今年以来亿元级开工项目进行清理,控制固定资产投资增长过快现象蔓延。

笔者以为,首先,这次清查对于国有特大型项目的影响有限。因为3000万元对于强调规模效益的汽车产业来说,投资规模不过是九牛一毛。据了解,今年上半年开工的新汽车项目主要包括北京现代第二工厂、南京汽车名爵项目、一汽丰田第三工厂、上汽股份罗孚项目等国有大型汽车企业参与的重点项目,投资都在10亿元以上。这些汽车项目都已经获得国家批准,而且都是上规模的大型重点项目,预计在清查中都会顺利过关。其次,业内确实存在一些汽车项目“先斩后奏”的违规情况,但并不严重,因而清查对于国有企业、合资企业的影响甚微。

据了解,今年上半年开工的新汽车项目主要包括北京现代第二工厂、南京汽车名爵项目、上汽股份的罗孚项目等国有大型汽车企业参与的重点项目,投资都在10亿元以上。而更多的汽车项目早在去年已经开工,目前正处于如火如荼的建设当中。

其中,汽车产业被发改委戴上产能过剩的紧箍咒,连同钢铁、电解铝、焦炭等基础产业,成为重点整治目标。通知规定,此类重点项目,凡总投资超过3000万元及以上,都将被进行清理。

然而,“清理风暴”将逐一清查3000万元以上级新开工项目,紧缩产能,对于中小汽车企业将是一个考验。这次“清理风暴”中,5部委列出了6大清理标准,主要涉及产业政策、项目审核程序、土地审批、环评审批、信贷政策执行以及安全监管等方面。对于汽车项目而言,信贷政策执行是这6方面的关键所在。从信贷政策执行来看,不少中小民营企业资金主要来源于银行,收紧新开工项目信贷标准,小规模企业必然吃紧,因此会对它们的未来资金来源形成冲击。这将加快中小企业被淘汰的速度,对于结束目前国内无序的造车格局具有积极意义。

全国乘用车联席会秘书长饶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上半年所有新开工的汽车项目都将被清查,但每个汽车项目都已经获得国家批准,而且都是大型重点项目,预计在清查中都会顺利过关,对整个汽车业影响不大。

种种迹象表明,汽车产业再次走到结构调整的“风口浪尖”。

由此可见,这次发改委等5部委清理新开工项目,紧急调控汽车业,减少过剩产能,是向着“整合资源,规模效益”方向的又一次冲击。这次车业“清理风暴”虽然来势汹涌,但对整个汽车业影响不大,然而其潜在意义却是可圈可点———提高造车门槛,未来汽车项目审批将更为严格,一些地方小型企业以及民营企业的产能扩张计划或将被叫停。这意味着,新一轮宏观调控已经开始,盲目投资热将得到遏制,国内汽车业的格局必将在相关调控下出现变化,逐步向集中化、规模化方向良性发展。

东信证券李春波认为,对于汽车项目而言,信贷政策执行是这6方面的关键所在,清查将对汽车行业尤其是民营汽车企业,在资金渠道方面造成一定的影响,因为不少中小民营企业资金来源主要是银行。但对于国有企业、合资企业而言,这种资金影响却是甚微。

宏观调控势在必行

在今年“两会”通过的《十一五规划纲要》中,明确提出了“十一五”期间单位国内生产总值能耗降低20%,今年内实现降能4%的约束性目标。但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上半年我国GDP能耗指标非但没有降低,反而比去年同期上涨了0.8%。上半年,我国社会固定资产投资达到4.2万亿元,增长29.8%;新开工项目9.9万个,同比增长1.83万个。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调查认为,去年国内汽车的产能利用率仅为55%,产能利用率过低,这造成产品价格下跌、库存增加、企业利润减少等一系列问题,因此整治汽车业新增投资项目,势在必行。

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我国汽车整车销售利润率由2003年的9.11%下降到2004年的6.85%之后,2005年再次急剧下降至4%,这已低于制造业4.46%的行业平均水平。

由于产能过剩,2005年我国汽车整车利润率同比下降了38.4%。美国投资银行摩根士丹利预测,今年汽车产能利用率将由去年的76%降至73%,利润率下降4%。利润率下降的主要原因来自于两方面,一方面是由于竞争加剧触发价格战,另一方面是由于原油、钢材等原材料上涨带来的压力。

从去年年初开始,国内油价即呈几何级数攀升,牵动着购车者的消费神经,并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消费者的购买欲望。作为高油价的直接受害者,汽车业首当其冲。

而在钢材等原材料价格一波又一波的上涨攻势下,汽车企业生存压力更加加剧。

自2001年以来,钢材即开始连续大幅上涨,汽车企业成本压力逐年升级。在成本上升的过程中,由于参与者不断增多,竞争态势日趋激烈,汽车价格不升反降,汽车厂商盈利空间不断缩小。许多企业仅靠微利甚至赔钱生产。据报道,一辆售价4万多元的奇瑞QQ轿车利润已不足600元。

大企业无恙小企业遭殃

尽管汽车业作为重点整治项目再次被发改委“关照”,但出人意料的是,从8月1日发改委下文至今,汽车业反应平淡,这与去年11月发改委首次提出汽车产能过剩,汽车股应声下跌的情形相比,反差较大。

本报随后采访社科院工业经济研究所投资与市场研究室主任曹建海,他表示,此次对于新增汽车项目的整治,对于国有特大型项目影响不大。

曹建海认为,3000万元对于强调规模效益的汽车产业来说,投资规模不过是九牛一毛。从今年上半年新开工汽车项目规模来看,都将被列入此次清查范围内。

记者随后统计,今年上半年开工的新汽车项目,北京现代第二工厂、上汽的罗孚项目、一汽丰田第三工厂等,投资规模都在10亿元以上。这些已开工的汽车项目都已获得国家批准,并且都是大型重点项目,预计在清查中都会顺利过关。即使大型企业今后新增加项目,难度也不大。“跨国企业资金雄厚,影响力大,新投资项目甚至可以绕开发改委,直接与国务院谈判。”
曹建海表示。

事实是,当“6+3”跨国巨头在华格局基本落定之后,新一轮的投资热潮正在袭来。从去年以来,丰田、日产、奥迪、宝马、现代等跨国品牌纷纷表示将在华扩大产能,对于它们来说,惟恐产能建设赶不上蓬勃发展的中国市场进度,产能过剩还远不在考虑之列。

“真正容易中招的是那些规模小、层次低的中小型民营企业。” 曹建海指出。

新华信汽车研究部总监郎学红也这么认为。她表示,逐一清查3000万以上级新开工项目,紧缩产能,对于中小民营汽车企业将是一个考验。

汽车业是一个在发展中形成的自然垄断企业,市场越成熟,对于企业实力、资金规模要求就越高。在资金渠道方面,不少中小民营企业资金主要来源于银行,收紧新开工项目信贷标准,小规模企业必然吃紧,从而加速中小企业出局。

前段时间奥克斯退市、近期一大批中小型SUV企业举步维艰,从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国内车市正向着集中化、大规模良性发展。提高造车门槛,郎学红认为,对于结束国内散乱差的造车格局,具有积极意义。

最终还要靠市场

早在2004年,从中央颁布实施《汽车产业发展政策》以来,汽车业治理整顿的一个重要目标就是推动产业结构重组,扩大企业规模效益,“整合资源,形成拳头,形成效益”。

但这么多年下来,企业规模小、产业集中度低、内部无序竞争等问题仍然在困扰着国内汽车业。

曹建海认为,此次发改委以清理新开工项目的名义紧急调控汽车业,减少过剩产能,不过是向着“整合资源,规模效益”方向的又一次冲击。

他表示,尽管我国汽车业进入设有较高的行政门槛,但许多地方政府在汽车业对经济带动作用大和投资回报高的诱惑下,纷纷把汽车工业作为支柱产业,导致政府在土地划拨、财税制度上对汽车企业有过多优惠,造成汽车企业生产要素过低。即使企业不具有竞争力,但产品仍然可以凭借低成本优势取得盈利,为地方财政带来收入。地方政府的过度进入一方面会导致产业集中度降低,另一方面会导致无效产能过剩。

据了解,在2005年销量前10名的汽车企业中,大多数企业都存在着产能不足、生产紧张的状况。这其中,上海通用、一汽丰田、广州本田等企业情况尤为突出。

由此看来,无效产能过剩,有效产能不足,才是产能过剩问题的核心症结。

曹建海认为,在治理产能过度问题上,除了提高准入门槛,压缩投资规模,地方政府更应该收缩对效率低、规模小汽车的支持,避免形成诸侯经济。否则,此次整改难免落下“治标不治本”的结果。

全国政协常委、中国汽车工程学会名誉理事长邵奇惠也指出,“产能不应成为具体指导所有汽车企业的原则”。他指出,产能是否过剩应该由市场来解决,国家主管部门更应管住地方政府这只“有形之手”。

专家表示,除了发挥核心的宏观调控、行政指导工作外,政府应减少干预,更多让市场发挥自我调节作用。

管宏业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