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萄京官网8455 车型选择 孤军指责零部件政策 奔驰在华陷入困局

孤军指责零部件政策 奔驰在华陷入困局

奔驰深踩“本地化”油门 京奔中文标识亮相新厂 戴克增加采购扩大规模

北京工厂三条生产线停产

5月29日是欧盟、美国和中国关于汽车零部件进口争端60天磋商到期的日子,记者询问欧盟欧洲委员会驻华代表团和商务部得知,三方磋商已经结束,但没有达成任何结果。

停放在北京奔驰新厂区主办公楼前,已贴有中文标识的国产奔驰E级轿车 新华社发

奔驰在中国正处于前所未有的低迷。在宝马选择用扩大生产规模来解决其面临的国产化问题后,奔驰以及其母公司戴克所积极推动的欧美对华汽车零部件进口指责,基本上只剩下其一家与中国政策对抗。僵持的结果是北京奔驰生产线基本停止运转,销售店的国产奔驰仍无法上牌,昨天,记者从内部了解到北京奔驰经营基本处于暂停状态,而此时,中国汽车市场正迎来新一轮的井喷。

种种迹象显示,以宝马、奔驰、通用为代表的欧美阵营已经出现内部分裂。
今年3月,在奔驰、宝马和通用三大汽车巨头的幕后推动下,欧盟和美国同时向WTO起诉中国政府制订的新《汽车零部件进口管理办法》违规。根据规定,如果磋商期的60天内三方仍未能达成一致意见,最终可能会启动WTO争端解决程序,进入专家组裁决阶段。一旦进入这一程序,这将演变成中国汽车业入世后的第一场贸易战。

“本地化,本地化,还是本地化。”贝廷林一连用三个本地化来强调他对国产化率的重视。贝廷林的职位是戴姆勒·克莱斯勒汽车有限公司东北亚地区董事长、中国执行董事会主席。

北京奔驰暂时停产

贸易摩擦即将升级,上周三形势却突然出现转机。零部件争端发起人之一的宝马当天宣布,在华增资扩产启动第二工厂同时将提高整车零部件国产化率。几乎相同时间,通用也在上海表示将停产之前在国内CKD组装的凯迪拉克,改为进口销售。

业内传言,戴克中国以及其旗下的国产奔驰,目前正遭受国产化政策壁垒,戴克此前曾在背后挑拨欧美向WTO起诉中国汽车产业政策。不过,贝廷林昨天否认了这种说法。他说:“包括北京奔驰在内,戴克计划通过扩大规模和增加在国内的采购来解决问题。”

前天,全国各大媒体发布一条消息格外引人注意,北京奔驰因欠奥美公关1000多万公关费用被起诉。北京奔驰最近继“停产传闻”风波后,再次引起媒体关注。

“宝马、通用的表态意味着两大巨头事实上放弃了对中国进口零部件政策的抵制。”有业界人士认为,宝马和通用的妥协,使得事态向中国希望的局势迈出了关键一步。

否认推动向WTO起诉

实际上,来自内部的消息称,目前北京奔驰旗下的三条生产线已经全部暂停生产。吉普系列的停产已经得到了北京奔驰的承认,北京吉普给出的理由是工厂生产线正在搬迁,而只有北京奔驰办公室相关负责人否认了奔驰系列停产的消息。

微妙时刻宝马扩产

昨天是端午节,贝廷林在戴克中国的会议室给来采访的记者准备了粽子,并且用不流利的中文祝福“粽子节”快乐。

记者得到的信息是,按照北京市的规定,北京奔驰老工厂已经到了搬迁的时间,搬迁工作已经全面展开,北京奔驰旗下车型已经暂停生产。

此次决定加大在华投资并对华晨宝马进行扩产,宝马的公开解释是——看好华晨的发展前景。但事实上,华晨宝马第二工厂是今年惟一提前获得通过的汽车项目。

9个月前到中国上任的贝廷林第一次接受中国记者采访。他说他个人非常喜欢本地化,之前他曾在土耳其工作过几年,通过努力,戴克在土耳其的工厂本地化率达到70%。他来中国之后,用员工尽量本地化。“戴克中国董事长办公室就只有我一个老外。”他说,目前戴克中国员工中外籍人员的比例是20%,他的目标是10%。

新葡萄娱乐,北京奔驰办公室这位负责人表示,国产奔驰一直就在新厂区生产,因此不会受搬迁影响。

今年以来,业内不断传出“汽车产能过热和促进汽车产业重组”的消息,产业调控再次成为舆论焦点。发改委相关人士在5月初公开表示,“中国汽车产能过剩200万辆,并且仍有在建能力220万辆。”

此前,欧美联合向WTO起诉中国的进口零部件政策。而之后,欧洲宝马和美国通用都在中国采取了积极进取的行动——宝马加大投资,通用把国产量较小的豪华车改为进口销售。商务部一位研究人员之前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欧美对华这次汽车零部件贸易纠纷的背后,就是欧美汽车巨头的推动。只是宝马和通用用事后的行动表明,它们早一点学会了变通。

之前,北京奔驰经销商曾透露,国产奔驰目前因为没有解决中文标识问题暂时无法上牌。按照国家的相关规定,自5月1日起所有国产车尾部都必须有中文标识,国产奔驰在国内的竞争对手华晨宝马和一汽奥迪都已经开始实行这一规定。

按照宝马之前的规划,3年前建设的年产能3万辆的华晨宝马沈阳工厂将在今年年底达到满负荷运转,届时宝马将在华启动第二家合资工厂。“这个计划提前实施,更多是宝马与中国相关部门妥协的结果。”有宝马内部人士透露。

贝廷林昨天否认是戴克挑起了这场贸易纠纷。“我向大家澄清,戴克能理解中国的政策。戴克没有在背后做任何手脚。”他说,戴克要严格按照中国政策的要求来国产化。欧美与中国的贸易摩擦是政府之间的事,与企业没有关系。“希望贸易摩擦能以和解的方式解决。这样能避免企业受到大的损失。”

昨天,该负责人接受记者采访时称,中文标识问题,刚刚在上周得到解决,国产奔驰未部将贴上“北京奔驰—戴克”的中文标识。

对此,宝马中国公关经理马庆生表示,“对华晨宝马增资扩产之事并不知情,对于这些分析无法发表评论。”

昨天,贝廷林还抛出了戴克中国新的采购计划——在中国采购的零部件由目前每年1亿美元增加到2008年以后的每年8.4亿美元,增幅为8倍。采购的国产零部件将用于国产戴克的配套。

这意味着,自5月1日起到标识问题解决前国产奔驰销售曾全面停滞。

据记者了解,华晨宝马第二工厂很可能于年内开工建设,第二工厂基本上选址在华晨宝马目前在沈阳工厂的场区内。据华晨内部人士透露,第二工厂的产能将大于每年3万辆。而2004年辽宁省政府相关官员在接见庞克后曾表示,国产宝马的规模是年产10万辆。

“我每天的工作,就是说服总部的同事,采购中国生产的零部件。”贝廷林说,如果在中国的业务要取得成功,就必须本地化。因为只有本地化才能降低成本,取得好的经济效益。

此时,中国汽车市场正迎来新一轮井喷,国产宝马和国产奥迪销售每月都以两位数在增长,而国产奔驰两款被认为是豪华车市场的畅销车型,其4月份的销售仅仅只有600多辆。

在增资扩产同时宝马还将提高整车零部件国产化率。华晨宝马CEO施润博在上周表示,国产宝马在华的采购将由2005年的8.7亿元人民币升至今年的30亿元人民币,零部件的供应商也将由过去的40多家增加到今年的80多家。

京奔中文标识亮相

人事动荡暴露矛盾

庞克两度访华

在本次有关戴克与欧美对华零部件贸易摩擦中,最受关注的是北京奔驰的命运——因为国产奔驰近期内无法按照政策要求达到规定的国产化,所以所有进口零部件都将按照整车收税。

北京奔驰表现不尽如人意的另一个原因是其内部中外双方相争不下。

就在宝马宣布开建第二工厂前夕,宝马全球总裁庞克分别于4月中旬和5月上旬两度秘密飞赴北京,拜访了商务部部长薄熙来和发改委相关人士。由于联合奔驰、通用对中国零部件进口新政发难,宝马和中国政府的关系此前一度紧张。

因而,之前,已有消息传出:北京奔驰已经暂停产。

五一节后,北京奔驰突然宣布原来负责市场销售的副总裁周勇江将不再负责这块业务,该项业务由副总裁董长征接任。周勇江的离职给外界很多猜测的空间,真实内情则是,奔驰为了增加控制力,把原来负责北京奔驰生产的两个高级管理人员的职能合并为一人负责。

庞克的北京之行显然收到了很好的效果。两周之后的5月24日,宝马态度明确地宣布实施第二工厂,并承诺提高零部件国产化率。

昨天,北京奔驰首次邀请记者参观了其位于亦庄的新工厂。北京奔驰CEO布切克表示,两周前,北京奔驰从老场区迁移到了新场区。在北京奔驰工厂主楼的三层会议室,布切克否认了北京停产的说法。“墙后就是国产奔驰的总装车间。”布切克抬手在身后的墙上敲了敲说,国产奔驰已经开始在新工厂顺利生产。

按照北京奔驰成立之初中外双方达成的协议,在董事会的8个席位中,中外双方各占4个。其中,外方分管生产的两位副总裁分别占两个席位,外方合并这两个职位后,其在董事会的席位随之减少一个。

对于宝马来说,继续扩大产能,提高本地化程度以符合新政策的决定是恰当的。而且由于高档车利润空间较大,能在一定程度上消解汽车零部件进口政策的影响。

随后记者在北京奔驰新车库存区看到了4辆国产奔驰,尾部贴着“北京奔驰—戴克”中文标识。

在合作中一直希望自己处于强势地位,并且比较强硬的奔驰方,要求中方也减少一位董事职位。以职业经理人身份进入北京奔驰的周勇江理所当然成为第一个考虑对象。

就在华晨宝马扩产、提高国产化率同时,通用也表示将停止凯迪拉克国产,改为进口销售。通用的考虑是,凯迪拉克在中国的产量和销量都很小,停止国产对于通用自身利益影响不大。

国产奔驰的生产线是否像外界说的那样曾经暂停,记者无法确定。可以确定的是,国产奔驰要达到国家要求的国产化率仍相当困难。贝廷林和布切克都承认这一点。“我们现在很清楚,就是要努力地想办法满足国产化的要求。”贝廷林说,国产奔驰会努力达到政策要求,而不是停产。

北京奔驰内部人士透露,不论是周勇江董长征,他们分管的销售等工作基本上处于失控状态。由于奔驰采取的是进口、国产并网销售的策略,德国奔驰通过利用原来进口销售渠道,以及网络标准控制等手段,牢牢控制着销售权。“德国人认为中方根本就做不了销售。”该内部人士说。

宝马和通用基于在华利益最大化基础上做出选择后,使得奔驰及其母公司戴克在欧盟、美国和中国之间的汽车零部件进口争端中的地位一下子尴尬起来。

计划国产奔驰C级车

在华面临策略困境

奔驰进退两难

贝廷林和布切克昨天都没有给出达到国产化率要求的具体时间表。布切克只给出解决国产奔驰实现达到国产化率的两个途径——提高国产奔驰的产量和加大国产奔驰零部件的国际采购。

奔驰在中文标识以及销售权等问题上的强硬,事实上是给欧美与中国商务部就有关汽车零部件进口政策在WTO的谈判增加筹码。

对于中国的汽车零部件进口政策,奔驰是最早提出异议的。在合资项目谈判时,奔驰在销售权等问题上一度向中国政府就零部件进口政策施压,直接导致与北汽控股的合资谈判迟迟不能签约。

不过布切克透露一个新信息:“奔驰C级车引进的谈判到了最后时刻。”目前,国产奔驰引进的是高于C级的E级车,其目前的生产线只能满足年2.5万辆的产量。奔驰C与宝马3系属于竞争车型,国产宝马正是通过引进3系,取得了销量的大幅增长。

其实,欧美就一个零部件进口政策同时向中国商务部发难,奔驰以及其母公司戴克正是最积极的支持者——奔驰是德国的汽车巨头,戴克是美国第三大汽车公司。但现在看来,由奔驰以及戴克推动的这场贸易纠纷,正在向其希望的相反方向发展。

奔驰的强硬有自己的考虑,与宝马和通用相比奔驰是进入中国最晚的,合资工厂去年年底才投产,绝大大多数零部件都是进口件。按照中国的政策,等于或超过整车价值60%的零部件将被征收与整车相同的关税。如此一来国产奔驰与进口奔驰相比,在价格上就没有任何优势。

贝廷林承诺,他将极力说服奔驰全球的采购体系到中国进行采购,以此达到大规模生产零部件,从而吸引更多的奔驰配套生产商到中国设厂。

奔驰在全球最大的竞争对手,德国另一巨头宝马汽车,在欧美有商务部谈判的同时,已经决定要加大投资,来解决由零部件进口政策引发的国产成本过高问题;与戴克同为美国企业的通用汽车,已经宣布停止国产其豪华车凯迪拉克,改为进口销售,凯迪拉克销售量本来就不大,这样完全可以避免该政策带来的负面影响。

据了解,国产奔驰E200K和E280两款轿车4月份销售了600多辆。全国乘用车联席会的统计数据显示,从国产后至今年3月,这两款车共生产2825辆,销售2470辆,平均每月产销六七百辆。销量完全符合投产计划的要求。但是奔驰未来的前景并不明朗。

“不过这并不容易。”贝廷林说,“全球采购体系的人员对在本国的配套商更有感情。”

其他的欧美企业,与奔驰以及戴克去年刚刚开始在华设厂不同,都已经设厂多年,其国产化基本能满足新产业政策的要求,受此影响较小。

目前北京奔驰因为老工厂搬迁,部分生产线暂时停产,由于没有解决中文标识的问题,部分面市的车一度还卡在了上牌上,北京奔驰的生产计划已经被打乱。

戴克是最早进入中国的合资汽车企业。但其在中国的几个项目到目前为止还看不到什么业绩。不过贝廷林表示,目前戴克和东南汽车的合作项目进展顺利,而北京奔驰戴克品牌到2008年的销售目标要达到8万辆。贝廷林承认戴克过去在中国并不成功,而其包括北京奔驰项目在内的新战略计划,都还处于刚刚启动阶段。对此,中国汽车品牌满意度调查组委会秘书长王昆说,戴克必须加快脚步;否则可能会不得不从竞争日益激烈的中国市场退出。

没有同业巨头支持,奔驰以及戴克力推的欧美对华零部件指责很难成立。耐人寻味的是,在奔驰以及戴克与中国政策对峙的过程中,其对手宝马、通用等企业正在巨大中国汽车市场攻城略地。

形势向好

目前来看,宝马和通用策略的转变将会对欧盟、美国和中国之间的汽车零部件进口争端的解决产生一定影响。5月26日,北京奔驰办公室一位负责人向记者表示,原则上,北京奔驰肯定是要遵循国家政策的,“这是没有问题的!”

我国自去年4月1日正式实施《构成整车特征的汽车零部件进口管理办法》,对等于或超过整车价值60%的零部件征收与整车相同的关税以来,就遭到欧盟和美国一些汽车厂商的质疑,认为这是一种变相规定零部件“国产化比例”的不公平贸易行为。但中方认为,这一规定主要是为了防止一些外国汽车厂商通过将汽车“化整为零”的方式“变相逃税”。

在欧美一些汽车厂商的幕后推动下,今年3月30日欧盟、美国常驻WTO代表团大使分别致函中国驻WTO大使孙振宇,就中国汽车产业发展政策等措施提起在WTO争端解决机制下的磋商请求。随后日本和加拿大也请求加入磋商。

“事实上,欧美几大汽车厂商通过各自政府向WTO申诉,只是解决问题的一种手法而已,毕竟希望在中国这个巨大市场上分得一杯羹的外国公司谁都不想与中国政府的关系搞僵。”多位业内人士认为,宝马、通用妥协后,奔驰最终也将选择妥协。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